同时管理六家公司!马斯克让它们人员共享,互相采购

互联网 2023-12-13 09:16 410 0

12月12日消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在他旗下的社交媒体平台X上推出了一项新功能,由他新成立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xAI开发的聊天机器人Grok开发,专门为付费用户提供。有些人对于马斯克为何要把聊天机器人与X或特斯拉的产品联系在一起,以及这有何意义,仍然感到困惑。

罗斯·格伯(Ross Gerber)表示:“我不太清楚Grok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他是格伯川崎财富与投资管理公司(Gerber Kawasaki Wealth and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所有者,而该公司持有X和特斯拉的股份。

这种做法是马斯克的典型风格:他常常利用一家公司来支持另一家公司。将聊天机器人整合到X平台上,可以帮助其吸引更多初创公司渴望接触的受众。这也是马斯克管理多家公司的方式。据最新统计,马斯克目前管理着六家公司,员工和董事会成员在这些公司之间自由流动。马斯克的公司通常是其他马斯克公司的客户。

这种非常规的做法可能会引起股东和监管机构的担忧。然而,对于马斯克来说,这并不是大问题,因为他的大多数公司都是私有的,而且拥有着对他热情的投资者,他们似乎并不在意他的这种行为。但是对于特斯拉这样的上市公司来说,自从收购了马斯克控制的另一家初创公司SolarCity后,就卷入了长达数年的股东诉讼。特斯拉最终赢得了这场官司。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上市,马斯克旗下不同公司之间的纠葛可能会成为更大的问题。

伯格表示:“在马斯克的领域里,似乎有一种观点认为,所有的公司基本上都属于一个整体,但这不是上市公司应有的运作方式。” 目前马斯克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马斯克所拥有的企业数量和广度在现代商业中几乎是无可比拟的。他是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SpaceX是他创立的一家有21年历史的火箭公司。他是去年年底收购并私有化的X公司的大股东,他还创立了xAI、大脑植入初创公司Neuralink和隧道挖掘初创公司The Boring Company。马斯克旗下公司的数量可能会继续增加。比如,如果最终像人们普遍预期的那样,SpaceX的卫星互联网业务Starlink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将会成为新的独立公司。

就像马斯克自己根据需要在不同公司之间奔波一样,他的员工也是如此。最引人注目的例子发生在马斯克于2022年10月收购X后的几周内。当时,媒体获得的一份组织结构图显示,在那段时间里,至少有24名来自特斯拉、SpaceX和马斯克其他初创公司的员工在X兼职。

其中,包括The Boring Company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戴维斯(Steve Davis),他曾是SpaceX的员工。在马斯克完成X收购后的几个月里,他负责该公司的成本削减工作。其中有些兼职员工在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的个人资料中,仍然把X和马斯克的其他公司列为他们目前的雇主。

据悉,曾在马斯克特斯拉办公室工作的奥米德·阿夫沙(Omead Afshar),也曾在SpaceX位于得克萨斯州的Starbase和X工作过。因在特斯拉使用公司资源购买马斯克个人使用的材料而受到调查后,阿夫沙为此更换了职位。今年9月,美国司法部开始调查此事,以及马斯克在运营公司期间获得的其他福利。

希冯·齐里斯(Shivon Zilis)曾在特斯拉从事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开发工作,现在是Neuralink的董事。直到今年3月,她始终在OpenAI的董事会任职。OpenAI是马斯克在2015年帮助共同创立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2018年与该公司断绝了关系。齐里斯也是马斯克两个孩子的母亲。

此外,马斯克的手下高管查尔斯·库曼(Charles Kuehmann)同时担任SpaceX和特斯拉的材料工程副总裁。他说,这两个团队共享员工并进行合作。据马斯克说,特斯拉甚至设计了新的电动皮卡Cybertruck,并使用了与SpaceX星舰相同的定制不锈钢合金。

虽然没有法律条文完全禁止公司之间共享人员和资源,但公司治理专家表示,马斯克一家公司的在职员工为另一家公司兼职的情况可能会引发问题。

“主要问题是,这可能导致或暗示两家公司的所有者之间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斯坦福大学法学院阿瑟和托尼·伦贝·洛克公司治理中心联合主任罗伯特·巴特利特(Robert Bartlett)说。“以特斯拉和X为例,特斯拉的股东担心,他们可能在无意中补贴了另一家公司。”

特斯拉作为上市公司,必须遵守更严格的信息披露规定。据一份证券备案文件显示,X公司已经报销了特斯拉员工的人工费用。在2022年,X公司为“某些商业和支持协议”向特斯拉支付了100万美元的费用,2023年前两个月,X公司又为这些服务支付了40万美元的额外费用。

此外,特斯拉的文件还暗示了该公司与马斯克其他公司共享资源的其他方式。例如,在2022年,特斯拉向SpaceX支付了80万美元,让马斯克使用SpaceX的私人飞机推广特斯拉业务。在某些情况下,马斯克的公司也会通过互相购买对方的产品来帮助彼此。例如,The Boring Company使用特斯拉在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环线运送乘客。

由于广告商纷纷转向争议较小的平台,导致X的收入出现了大幅下滑,但是SpaceX的Starlink互联网服务仍然坚持在X公司打广告。

马斯克也遭遇过一些法律挑战,其中最严重的是特斯拉在2016年花费26亿美元收购SolarCity的交易。当时,马斯克是SolarCity的最大股东,而该公司主要从事屋顶太阳能电池板的研发、生产和安装,并由其表兄弟创办。这笔交易引起了特斯拉的多位股东的不满,他们提起了高达130亿美元的诉讼,声称这相当于对陷入困境的SolarCity进行救助。但是今年6月,特拉华州最高法院维持了下级法院的裁决,支持马斯克和特斯拉。

格伯认为,马斯克旗下公司之间资源共享最令人沮丧的例子是马斯克本人。在他看来,马斯克应该将精力集中在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职位上,而不是同时管理六家不同的公司。

格伯说:“要想取得成功、成为好的父母、拥有朋友和家人、保持健康、成为一名首席执行官,甚至只是一名成功人士,已经非常困难了。而马斯克现在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正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来让一切继续保持运转。”